返回上一页第五章 道曰:不可说回到首页

第五章 道曰:不可说

  “根据师兄所言,祖师传下的这卷《道德经》,上篇为修行之法,可称《道经》,共为三十七章,想不到其中还有这般的奥妙。”

  “一章一卷修行之法,除却第一章为总纲,其余三十六章三十六卷修行之法均容纳于第一卷之中,六六归元,元始如一,可为道韵之源!”

  “难道这就是祖师的境界?”

  脑海中铸就众妙之门,统御诸般修行之法,整个《道经》三十六卷从手中划过,众妙之门也直接多了三十六卷顶级功法。

  每一卷功法分七层,天罡之数为双六,轮回之数为双七,无极之数为双八,天道之极为双九,越是思衬《道经》上的玄妙,陆清心中越觉得玄奥无穷。

  “这一层是《德经》,内蕴祖师当年论述的养生、用兵、修身、治国……奥妙,共分四十四卷,微言大义,俗人莫能懂也!”

  既然师兄让自己翻阅整个经阁中的典籍,一观自己适合何种修行之法,虽然已得奇妙,但如此好事,自然是多多益善。

  没有迟疑,屈身走下竹凳,将《德经》四十四章统统翻阅一边,尽管没有如同《道经》一般异象回旋于脑海之中,但同样一股股奇妙的感觉升腾于心头。

  再下面一层竹架,则是祖师当年的随笔,虽然不复《道德经》的永恒之妙,但同样内蕴祖师的感悟,旁人若能够参悟,玄妙无穷。

  半个时辰之后,周清搬着小竹凳来到先贤列子的竹架之前!

  一个时辰之后,周清搬着小竹凳来到先贤庄子的竹架之前!

  一个半时辰之后,周清搬着小竹凳来到道家那些悟虚而返的高人遗留竹架之前!

  两个时辰之后,周清以强大的毅力,强大的精力,将整个经阁中珍藏的数百卷竹简翻阅一遍,众妙之门下,百种修行之法翻腾。

  师兄让自己寻找适合自己的修行之法,但是众妙之门下,只怕世间一切的修行之法自己都可以参悟,都可以修炼,这该让自己怎么办?

  难道都修炼?估计到死都不得圆满!

  若是专修一门,只怕太过于可惜!

  “师弟,这些典籍你都看完了?”

  忽而,就在周清还在思衬接下来该如何修炼之时,寂静的经阁之中,赤松子的轻言为之而起,声音虽不大,却清晰无比的回旋于周清耳边。

  “是,师兄!”

  周清闻声,微微颔首,身躯微侧,向着师兄走过去,同时拱手一礼。

  “可有选择?”

  赤松子再问。

  “尚无!”

  周清为之回应。

  “祖师老子观水,参悟出整个世界玄妙!”

  “先贤列子御风而行,参悟出世界的玄妙!”

  “先贤庄子睡梦修行,参悟出世界的玄妙!”

  “我等修行之人,自是要由一而始,找到独属于自己观大千世界的引子,而后静心修行,妙悟诸般之法,方得大道!”

  “不过那些事不着急,师弟,你还有七天的时间可以考虑,我现在就为你伐筋洗髓,铸就根基!”

  静静的盘坐在经阁中那只青色的蒲团之上,赤松子看着身前的小师弟,略显苍老的面上微微一笑,而后口中道音不断。

  记得当初自己进入经阁的时候,也是这般感觉,脑海中都想要将这里的东西修炼,只是到如今,自己一门功法尚未圆满。

  伴随口中之语,赤松子双手徐徐伸出,旋即无形的力量席卷而出,直接涌至身前周清的身躯表面,顺着肉身的穴窍,一丝丝内力涌入周清的体内,为其贯通周身经脉、大穴,奠就修行根基。

  轻盈的身躯徐徐的从大地上悬浮而起,顺从赤松子内力的婉转,身躯在虚空缓缓婉转,周清静静的承受这一切,感受身体中的力量,似乎整个人都有些缓缓不同了。

  一天伐筋洗髓三次,一次一个时辰,而后,赤松子便是为周清讲解修行要点,灌输周身筋脉、穴窍秘要,好在周清记忆的很快,没有给赤松子说第二遍的机会。

  每日都有专门的同门送来饭菜,一连七日,肉身也被赤松子师兄淬炼了七日,整个人都仿佛脱胎换骨一般,手脚感觉更加灵敏,思绪运转的更加快,眼睛看得更远更明亮了。

  “多谢师兄!”

  劲力婉转,内力徐徐收回,周清的身躯也缓缓的落在经阁的地面之上,感受此刻身体的状态,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欢喜,当即对着赤松子拱手一礼。

  “哈哈哈,无须如此,原本应该师尊亲自为你伐筋洗髓的,但如今师尊还在闭关,就由师兄代劳了,如今七日的时间已过,师弟,对于修行之法可有选择?”

  赤松子也缓缓的从蒲团上起身,单手徐徐摆动,不以为意,历经七日的伐筋洗髓,也令自己对师弟的体质有一个初步了解,不愧是当初师尊带回来的弟子,天资就是不一般。

  思绪缓缓,赤松子再次深深的看向周清,师弟早慧,许多事情都清楚了解,七日之前,就曾给过他思考的时间,如今,七天已过,也该给自己一个答复了。

  “一卷《道论》足以!”

  迎着师兄看过来的目光,周清小小的手掌缓缓伸出,指着祖师老子留下的诸般典籍最上风右侧,那里是《道经》的所在,也是祖师留下的统御万法之要。

  “道,可道,非常道。名,可名,非常名!”

  “无,名天地之始。有,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,欲以观其妙。常有,欲以观其徼。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!”

  “祖师之言,微言大义,此卷乃是祖师《道经》开篇,其内玄奥非凡,难道师弟对其有所悟?”

  闻周清至于,赤松子不由得神情有些哑然,对于祖师留下的《道经》,自然每一卷都是无上修行妙法,只是有的容易参悟,有的不容易参悟。

  而今师弟直接选择第一卷《道论》,莫不是师弟天资聪颖,对其已经有了独特的感悟与了解,若真是如此,对于整个道家而言,可是一大乐事。

  “道曰:不可说!”

  周清轻轻摇晃着小脑袋,炯炯有神的眼睛为之缓缓眯起。

秦时小说家 http://mip.lnwow.net/Read/5125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