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页第三十二章 大梁披甲回到首页

第三十二章 大梁披甲

  昔年信陵君魏无忌攻秦,师父便是其中魏武卒的一员,伴随着信陵君打败秦国,披甲门也是与有荣焉,只是魏王听信奸佞小人的言语,冷落信陵君,剥夺信陵君的荣耀和地位。

  师父不忍,亲自打上那奸佞小人的府上,想要替信陵君讨回公道,可惜,寡不敌众,被那人拿下,公告魏王之后,被斩杀。

  虽如此,但师父遗命犹在,作为魏武卒的根本还在,魏国不灭,魏武卒永存,就算魏王昏庸又如何,只要有他们魏武卒在,终有一日,魏国会恢复昔年百年前的盛况。

  赤裸着肌肉分明的上半身,肉身的不断打磨之下,虚空骄阳的照耀之下,整个身体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,动静之间,一股澎湃至极的劲力回转。

  挺身而力,身高几近两米,一头淡灰色的发丝披散在四周,盯着头顶的阳光,听着披甲门外诸多大梁城内势力的欢呼之声,亦是对着面前的诸多师弟、师妹言语。

  数十年来,秦国连番打仗,长平之战、邯郸之战、魏无忌之战、韩国之战、魏国之战,这几年虽然胜利不少,但败仗也是不少。

  合五国之兵便可击败秦国,而今六国攻秦,定可一举攻入函谷关,将秦人驱逐河东,驱逐河西,回归西陲之地,复归战国之时。

  尽管齐国一直不想要参战,但据传还是有齐国的使者与部分人马夹杂其内,如此,秦国必败,列国当可重新夺回昔日的土地与财富。

  神情激动,气势高昂,俯览着身前的弟子,看得出,他们也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心情,也和自己有着师父留下的魏武卒之荣耀。

  “魏武卒!”

  “魏武卒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一瞬间,整个披甲门的九层弟子为之情绪激动,听着耳边典庆师兄之语,口中高呼不已,魏武卒一直是魏国的荣耀,师父是魏武卒的一员,便是他们的荣耀。

  师父遗命在此,又有楚国春申君攻秦,若是能够将秦国击败,他们披甲门便是整个大梁城数一数二的门派了,至于战争失败?根本不可能!

  “三娘,你……不想要和我们一起去?”

  对于身前诸多师弟、师妹的表现,典庆很是满意,虽然也有数人没有回应,但人各有志,强求不得,闪烁着精光的眼眸扫视左右,看着身侧不远处静静而立的一人,不由得虎步雄风而去,缓声而语。

  那人是一位女子,在整个披甲门却是罕见,历来的披甲门弟子基本上都是男子,修炼至强硬功,往往导致形体粗犷、肌肉凝练,不复妙龄女子一般的柔软与雅致。

  观其年岁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,身高一米五上下,一头漆黑的发丝随意的扎在身后,古铜色的手臂赤露在外,环抱胸前,眉目清秀,虽无杨柳细腰,婀娜多姿,但浑身却充满一股精气神,淡红色的劲装而立庭院。

  双眼平静无波,就那般静静的看着身侧的诸多师兄、师姐,静静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典庆师兄,听着他们口中的呼喊之语,一丝丝愁容闪烁。

  “师兄,魏王昏庸无道,杀害师父,难道你还要去为这样的人卖命?披甲门是师父的心血,更是魏武卒的传承,如果你们在战场上失利,披甲门怎么办?”

  比起此刻对战争充满希望的同门师兄、师姐,女子对于这场战争却是有一种别样的感觉,一种没来由的心悸之感荡出,似乎会有别的大事发生一般。

  不错,数年前魏无忌率领五国军队打败秦国,但对于秦国来说,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伤亡,函谷关下,秦军不出,五国无可奈何。

  如今,楚国的春申君也想要仿信陵君之事,同样的方法难道还会奏效?女子心中忐忑,不想要披甲门的弟子出战,更不想他们为魏王出战。

  “楚国的实力比魏国强,春申君当年更是多次与秦国交战,此次合纵伐秦,不可能失败的,三娘,你一个女子就无需上战场了。”

  “倘若我们真的回不来,披甲门还有你,魏武卒的传承还有你,如今师兄就要上战场了,临走之际,这个东西就送给三娘你吧!”

  典庆轻轻摇摇头,心中有着自己的固执,这是师父的遗命,也是魏国的希望,只要能够战败秦国,魏国便可以崛起,师父当年期盼的事情也能够成功。

  三娘入门尚端,一身硬功远不及自己,况且征战与女子无关,看着身前不过刚到自己腰腹的三娘,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眸深处,掠过一丝怜爱,看着三娘面上的不满与愤怒。

  微微一笑,也许三娘说的是对的,也许这次战争会失败,但无论如何,自己都必须参战,那是自己的宿命,那是魏武卒的宿命。

  身侧其余师弟、师妹仍旧在全力抒发心中的激荡之情,典庆身侧微侧,粗糙的大手从怀中取出一个木制的老虎印记,不过半个巴掌大小,雕刻的栩栩如生,三娘属虎,这是自己早就做好的。

  “谁要你的东西!”

  “笨蛋,你们都是笨蛋!”

  看着典庆伸手送过来的东西,女子神情不由得更加愤怒,伸手将典庆的手掌打过去,手中那只栩栩如生端的老虎也被打飞出去,掉落在庭院的一脚。

  而后,口中脆声怒吼一声,对着典庆狠狠的摇摇头,转身离去,笨蛋,他们都是一群笨蛋,明知道战争会死人的,还争先恐后的去。

  对于三娘的反应,典庆有些惊愕,不过随即便是粗犷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苦笑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循着那已经掉落在庭院一角的老虎,小心翼翼的将上面的尘土吹掉,而后放入怀中。

  “三娘,你说的……我都明白!”

  “如果天下安息,我亦只想要成为一个农夫,耕田种地,捕鱼打猎,而不是披甲门铜头铁臂,百战无伤的典庆。”

  “可是,家国之事,师门之仇终究要落在身上的,此战过后,也许一切都结束了!”

  高大魁梧的汉子怅然许久,对于三娘的所想,自己如何不知,但有时候,有些事情自己必须去做的,师父死了,自己就是披甲门的大师兄,承担一切的大师兄。

秦时小说家 http://mip.lnwow.net/Read/5125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