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页第五十六章 楚国迁都回到首页

第五十六章 楚国迁都

  秦宫诸事纷扰,战事连环加身,然则于周清而言,却是过的轻松自在,身为大秦宫廷右护法,手握宫廷令牌,可自由的进出秦宫,灵觉扩散,方圆数千米内的一切尽收脑海之中。

  再加上阴阳家的两位护法在侧,秦宫之内,只要不是师尊那个层次的强者出手,均可无大碍,近日听闻秦将蒙骜战死,倒是令周清有些诧异。

  但是,想到蒙骜的年岁,就算没有战死在沙场,也活不了多久了,历经三王,功勋卓著,年岁几近七十,人虽死,但蒙氏一族却因此崛起,也算是福祸相依。

  “小师叔,宗全已经到了!”

  身处于咸阳宫的外围区域,与阴阳家两位护法各执一隅,己身所在咸阳宫右侧玄清宫,那是秦王政对于护法的优待,自住一宫,人手自由招揽。

  闲暇参悟道家先贤妙法,每日亦是要接受来至列国之内的道道讯息,而今,天上人间已经在楚国、魏国定下,再有三年,遍布整个列国主要城池不难。

  身侧的书阁亦是如此,虽然觊觎的宵小之辈甚多,但于道家的护持手段来说,不过如此,无论是造纸所在,还是雕印所在,均在巴郡深处。

  运送列国时日甚长,但对于那些传承百年、数百年、近千年的大家族来说,钱财方面根本不是问题,仅仅是楚国的那座书阁,运营数月,已然得金百万,银铜不计其数。

  天上人间的吸金能力虽暂不如书阁,但长期来看,它才是大头,放手让宗全处理,同时让宗门内自愿的后辈参与,由自己亲自灌输内劲,提升修为。

  闻宗琼之语,当即点点头,不过数个呼吸,一身看上去风尘仆仆的宗全出现在眼前,背负剑盒,周身气息凌厉,不仅如此,连带面上都多了不少伤痕。

  “何方势力出手?”

  没有铺垫,眉头一挑,一步上前,周身青色玄光扩散,一掌轻轻搭在宗全的肩头,内劲游走其体内,修复其体内的暗伤,不过还好,内在并无太大的损伤。

  “应该是秦国的罗网,自我入秦之后,便是被人盯上了,一路之上一共遇到四次劫杀,最后的一次距离咸阳城不远,有化神层次的杀手出面。”

  “不过有小师叔的鹰剑在身,那杀手也被小师叔留在鹰剑中的内劲重创,但与我一同前来咸阳的其余三位师弟却殒命罗网手中!”

  感受着从小师叔手中流淌出来的浑厚气息,宗全浑身上下只感觉沐浴在温润的阳光之中,回想一路入秦的劫杀,面上不由得苦笑。

  那罗网亦是难缠无比,如同跗骨之蛆,杀了一次,又杀了一次,可还是不断前来,非小师叔封印在鹰剑中的内力,此行危险了。

  “罗网?”

  “吕不韦!看来吕不韦大难临头,还是不知道收敛呐,天杀地绝,魑魅魍魉,不知道这咸阳城内有多少天字级的杀手?”

  杀了三位道家弟子,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,道家推崇数字三,即如此,罗网也该付出九位天字级的杀手代价。

  况且而今吕不韦已经被秦王政、昌平君等逐渐压制,就算罗网有损,亦是无碍,反正损失的也是吕不韦的力量。

  思衬此,周清徐徐将手掌从宗全的肩上拿走,而后单手虚空微抓,旋即,便是一道轻吟悠远的剑鸣之声回旋,宗全背后的剑盒自动化作粉碎。

  一道造型古朴奇异的长剑通体闪烁青色玄光,落在周清的手中,单手轻轻抚摸剑身,口中喃喃低语,感受鹰剑表面的血性之气,可知宗全归来的艰难。

  “魏国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灵觉涌入剑身之中,一丝淡淡的苍鹰意志流转,《逍遥游》的意蕴回旋,与其交织共振,徜徉于虚无天地之间,而后看向双眼微闭的宗全。

  另一边,宗琼也是缓缓的端上来两杯香茗热茶,放置于一侧的条案之上,感受宗全师兄身上趋于平缓的气息,亦是微微一笑。

  “魏国现在是乱象频生,自从列国合纵伐秦兵败之后,仅剩的一点魏武卒精华也消耗殆尽,整个大梁城内,王室衰微,权臣横行。”

  “赋税、徭役三五更改,天上人间与书阁开在其内,虽说每月打点的消耗不少,但的确少了不小麻烦,再有数月,便可考虑前往韩国新郑!”

  “说起来,近日楚国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!”

  列国纷乱,秩序不存,尽管在大梁城,商人的地位不高,但是财可通神,亘古如此,而且有小师叔吩咐之语,倒也无碍。

  言语婉转,将此时魏国的内务简单而语,同时话锋一转,落到南方的楚国身上,微闭的双眸为之睁开,面上带有淡淡的惊异。

  “嗯,记住一点,如今列国纷争,秦国独强,现在失去的东西,将来可以千百倍的找回来,只要人没事便可,我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覆盖列国的网络而已,主要目的并非钱财!”

  “哦,楚国发生何事?”

  列国合纵伐秦失礼,争相割地贿赂秦国,以免军阵加身,魏国、韩国、赵国、燕国亦是如此,不过楚国因为与秦国的关系,虽然关系越来越恶化,但却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于宗全口中惊讶之语,周清思衬诸般,算算时间,如今能够被称为楚国大事的也不多了。

  “缘由春申君黄歇合纵失利,楚国担忧秦国派兵攻伐,故而楚王将郢都前往寿春,算起来,郢都已经变更数次了!”

  楚国的国都一直为郢都,但是内在的地点却是变幻不定,再加上每一次迁都,都相当于一次权力的洗牌,更是令楚国内部政局不稳,内部不稳,何以对外。

  “秦楚两国数百年的姻亲,说起来,如今秦宫内的楚国外戚势力不弱,只是相对于相邦吕不韦的威胁,倒是不显,若是待吕不韦倒台,楚国外戚可就是麻烦了。”

  “宗全,这两日你先待在玄清宫养伤,待你此次离去的时候,我让宗琼与你一起返回魏国!”

秦时小说家 http://mip.lnwow.net/Read/51256/index.html